慢性胃炎胃脘痛 处方黄香汤加减

中医药方网 www.piccc.com 发布时间:2019-11-06
张洪洲,河北省名中医,主任中医师,教授,河北省馆陶县中医院终身名誉院长。从事中医临床工作五十余年,精研经典,临床疗效显著,尤其对脾胃病研究透彻。笔者有幸跟随学习,特择张洪洲老中医从痰郁辨证论治慢性胃炎的案例,分享同道。
 
慢性胃炎是一种常见病,临床上反复发作,患病年龄甚广,属于中医胃病范畴,张洪洲认为该病病机要点是气郁日久,六郁丛生,痰郁互结,脾胃升降失常。胃炎病位在肝、脾、胃。脾主运化而输布营养精微,胃主受纳和腐熟水谷,脾主升清,胃主降浊,一纳一化,一升一降,共同完成水谷的消化、吸收、输布和生化气血之功能。肝主疏泄,调畅气机,有助于脾胃之气的升降,从而促进脾胃的运化功能。若情志不畅,气郁伤肝,肝气失于疏泄,横逆克脾犯胃,脾胃升降失司而致病。肝郁气滞,气滞则血行不畅,或郁久化火,故气、血、火三郁责在肝;脾胃气滞,升降失常,运化失司,聚湿生痰,或食滞,故湿、痰、食三郁责在脾胃。痰郁致胃病,临床表现为脘痞不食,胀满疼痛,嗳腐吞酸,病者年龄较广,患病日久,易反复发作。在治疗上,一可行气解郁,疏肝和胃,二可清热涤痰,和胃散结。气机调畅可疏通水液代谢通道,痰浊涤除则胃腑恢复其受纳功能。以自拟黄香汤为主方,随证加减治疗慢性胃炎,临床上效果显著。
 
医 案
 
王某,女,29岁, 2016年3月28日初诊。既往体健。因胃脘部胀痛半月就诊。患者半月前因情志不畅引起胃脘部胀满,疼痛,有时烧心,吐酸,偶有嗳气,食后不下,纳差,口干不苦,二便可,舌淡红苔黄腻,脉弦。查体腹诊微满,剑突下轻微抵抗,轻压痛,无反跳痛。查胃镜示:慢性非萎缩性胃炎伴糜烂,幽门螺旋杆菌阴性。
 
西医诊断:慢性胃炎、糜烂性胃炎
 
中医诊断:胃脘痛。
 
证型:肝胃不和。
 
治法:疏肝理气,和胃解郁,化痰散结。
 
处方:黄香汤加减。黄连6克,半夏12克,瓜蒌10克,苍术12克,川芎12克,香附10克,神曲10克,吴茱萸6克,海螵蛸20克,瓦楞子15克,枳壳12克,高良姜6克,蒲公英30克,厚朴9克,麦芽15克,砂仁9克,炙甘草6克。每日1剂,水煎服,早晚两次,饭前1小时服用。
 
2016年4月2日二诊:患者诉胃脘部胀满疼痛减轻,偶有烧心吐酸,纳可,口干苦,大便稍干,小便可,舌淡红苔白腻,脉弦。原方去麦芽、吴茱萸,加柴胡6克,栀子10克。每日1剂,水煎服,早晚两次,饭前服用。
 
2016年4月8日三诊:患者胃脘胀满疼痛基本消失,无烧心吐酸,时有全身乏力,纳可,二便调,舌淡红苔薄白,脉弦。上方去栀子,加太子参15克。再服6剂巩固疗效。随诊2月患者症状消失,未再复发。
 
按:朱丹溪云:“气血冲和,万病不生,一有怫郁,诸病生焉。故人身诸病,多生于郁”“痰郁中焦,随气升降,可生百病”。张景岳认为“凡诸郁滞,如气食痰、风湿寒热,或表或里,或脏或腑,一有滞逆,皆之为郁。”本病患者情志不畅,肝气郁滞,疏泄失司,犯脾克胃,脾之运化功能失常,聚湿生痰,气郁日久,化火伤阴。故选用小陷胸汤清热化痰,越鞠丸理气解郁,治疗气血痰火湿食诸郁。“肝为起病之源,胃为传病之所”,若情志不遂,肝失疏泄,必然导致气郁,气郁则胃气壅滞,水谷不化。久之气郁化火,气滞血瘀,胃气不通则生食郁,病久伤脾,脾不化湿而生湿郁,诸郁皆可生痰,从而导致六郁之证。香附疏肝理气,以治气郁;川芎为血中气药,行气和血,以治血郁;苍术燥湿健脾,以治湿郁;神曲消食运化,以治食郁;蒲公英清热解毒,现代临床研究表明蒲公英具有修补胃黏膜,杀死幽门螺旋杆菌的作用;脾胃湿热,嗳腐吞酸,用海螵蛸、瓦楞子制酸止痛;脾胃升降失司,胃肠浊气不降,以厚朴下气除满,加用砂仁、麦芽消食和胃。吴茱萸、高良姜等温性药为反佐药,寒热并用,以防苦寒太过,更伤脾胃,同时起到止痛效果。二诊患者口干苦较重,减轻温热药用量,加柴胡升举阳气,栀子去三焦之火。三诊加太子参益气健脾。总观全方,体现了张仲景“观其脉证,知犯何逆,随证治之”的论治思想。 (魏立亚 张小雷)

上一篇:间断性胃脘部疼痛,萎缩性胃炎,治法方药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