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丽坤治疗肺癌经验

中医药方网 www.piccc.com 发布时间:2021-10-09
近年来,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均在逐年上升,且均居癌症首位。目前,西医的治疗手段主要包括手术、放疗、化疗、免疫治疗及靶向治疗等。有研究证明,在对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实施放化疗治疗过程中,加用中药能显著减轻药物毒性,降低放化疗的不良反应发生率,并且增强其总有效率[1]。
 
刘丽坤,教授,山西省中医院肿瘤科主任,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第6批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全国第2批优秀中医临床人才,山西名中医,山西省优秀专家。其从事中医药治疗肿瘤30余年,擅长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笔者有幸跟师学习,现将其治疗肺癌思想与经验总结如下。
 
1 对肺癌病因病机的认识
1.1 正虚邪实为根本
(1)正虚既是肺癌发病的基础,也是其发病的内在因素。刘丽坤教授认为肺癌的发生多因正气虚衰,脏腑功能衰退,气血不足而运行不畅,使机体无法抵御外邪,以致邪气作祟。邪气在体内久留不去,阻于胸中,影响肺脏的宣发肃降功能。肺主一身之气,朝百脉,主治节。肺气失宣,气机郁结,气血凝滞,瘀血形成,进一步阻塞脉络血管,又可致津液、水液输布失常,壅结于胸,聚水成痰,痰瘀互结日久,形成肿瘤。正如《黄帝内经》所言:“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2)邪盛正衰是判断肺癌预后的关键。邪正盛衰是指在疾病过程中,致病邪气与机体正气之间的盛衰变化,能直接影响疾病的发展变化和疾病的预后转归。刘丽坤教授指出,在一般情况下,邪正盛衰分为两种,一为正胜邪退,疾病趋于好转或痊愈;二为邪胜正衰,疾病恶化,甚则死亡。在肺癌患者身上,正气亏虚,邪气亢盛,正气无以抗邪,邪气泛滥则导致肿瘤扩散、转移,疾病趋于恶化。临床中,除患者本身正气亏虚外,手术、放疗、化疗等治疗手段虽然能遏制肿瘤细胞生长、扩散、转移,但反复多次的治疗,亦有损于患者的正气。正气亏虚可以表现为免疫功能的下降,有研究指出,在肿瘤患者体内CD4+CD29+T细胞常处于下降的状态,且CD4+CD29+T细胞状态可能与患者预后密切相关[2]。且T细胞的CD4+CD29+T、CTLA-4+T、PD-1+T细胞水平与患者化疗疗效呈正相关[3]。
 
1.2 痰、瘀、毒既是病理产物也为致病因素
正气亏虚是肺癌发病的内在根本因素,也是导致体内痰湿瘀毒聚结的根本原因。正气不足,体内水液运行输布失常,失于推动,水湿停聚,久而聚湿成痰,或癌毒郁结,郁而化热,煎灼津液,化而为痰,最终导致痰、湿、毒聚于胸中,结而不化,久而成瘤。正如《明医指掌·瘿瘤》所言:“若人之元气循环周流,脉络得清顺流通,焉有瘿瘤之患也,必因气滞痰瘀凝结隧道有所留也。”故而刘丽坤教授提出痰、瘀、毒是肺癌的重要致病因素。痰、瘀、毒是正气无力推动津液代谢日久而成的病理产物,同时其停聚于胸中,也是导致胸中气血运行不畅,阻碍气血运行的致病因素。
 
2 对晚期肺癌的辨证施治
2.1 扶正祛邪因时而择
肺癌患者不同的治疗阶段中,刘丽坤教授认为应该注意选择合适的治疗方法,比如患者在放化疗、免疫治疗等过程中,本身所用的治疗方法属于“祛邪”,所以在这个阶段选择能扶正、预防不良反应发生的中药,可以减轻放化疗对于机体的损失,提高人体的正气,帮助患者耐受放化疗及免疫治疗所产生的不良反应,提高放化疗的完成率。扶正即提高机体对邪毒的抵抗力,刘丽坤教授在临床上常用沙参麦冬等治疗肺阴虚,用太子参党参、黄精、酒萸肉治疗气阴两虚,用青蒿、地骨皮治疗阴虚内热、低热,用知母、生石膏等治疗高热,用生地黄赤芍、鬼箭羽治疗阴虚血瘀,用白及、三七粉、地榆炭治疗阴虚咳血。在放化疗结束后,预防肿瘤复发转移时可以使用祛邪的治疗方法。祛邪主要针对癌肿的治疗。刘丽坤教授常用活血化瘀、软坚散结、清热解毒等治法。其中软坚散结常用法半夏、胆南星、浙贝母、僵蚕、蜈蚣、制鳖甲,活血化瘀常用延胡索丹参莪术、三棱、鬼箭羽、王不留行,清热解毒常用白花蛇舌草、龙葵、石见穿、石上柏、藤梨根、天龙、蜂房等。对于痰多顽痰者,加法半夏、胆南星;痰黄黏稠者,加桑白皮、蛤壳、川贝母、天竺黄;胸痛者,可用延胡索、徐长卿、全蝎蜈蚣、土鳖虫等活血止痛;有胸腔积液者,可加桑白皮、葶苈子、马鞭草等逐水化饮。总之,扶正祛邪是肺癌的基本治则,早中期可扶正祛邪并举,晚期以扶正为主,佐以祛邪。
 
2.2 勿忘护胃
《素问·玉机真脏论》言:“脉弱以滑,是有胃气,命曰易治。”《素问·平人气象论》言:“平人之常气禀于胃,胃者,平人之常气也,人无胃气曰逆,逆则死。”由此可见,胃气的有无与人的生死密切相关。《临证指南医案》指出:“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此百病之大纲也。故诸病若能食者,势虽重而尚可挽救;不能食者,势虽轻而必致延剧。”刘丽坤教授认为,在治疗肿瘤的整个过程中,无论哪一个治疗阶段,都应勿忘护胃。早期患者体质尚可,可用黄芪白术党参以培护脾胃,晚期患者气血亏虚,食欲不振,应以扶正为主,慎用祛邪药,如需祛邪,也要避免使用苦寒攻伐之品,以免胃气受损,可选用既有扶正又有祛邪作用的人参黄芪白术茯苓当归甘草大枣。当患者脾胃功能正常,气血化生充足,才能提高自身机体的抗癌能力,即所谓“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也能耐受化疗、放疗。
 
3 验案举隅
患者,男,61岁。肺腺癌术后、化疗后,首诊时间为2019年1月23日。患者于2018年1月行右肺肿物切除术,术后病理检查示:肺腺癌。术后化疗3个周期(具体不详)。刻下症:咳嗽,胸满,咽部不利,咽痒,白稀痰,量多,咳痰不利,气紧,气喘,口干欲饮,腹胀,大便不成形,每日一行,小便可,纳眠可,舌红,苔薄白滑白,脉弦滑。证型:肺阴亏虚。治法:滋阴润肺,止咳平喘。处方:清燥救肺汤合苓甘五味姜辛汤加减。方药组成:沙参30g,麦冬30g,桑叶10g,枇杷叶10g,僵蚕20g,蝉蜕20g,射干10g,远志15g,桂枝10g,茯苓30g,石见穿30g,石上柏30g,干姜10g,五味子10g,苦杏仁10g(后下),桑白皮30g,蜜麻黄6g,厚朴30g,金荞麦30g,芦根30g,地龙15g,甘草片6g。14剂,水煎,每日1剂,早晚分服。
 
2019年2月27日二诊:干咳无痰,咽痒,气紧缓解,气喘消失;腹胀同前,口干欲饮,大便不成形,每日一行,小便可,纳眠可,舌红,苔薄白,脉弦。上方去干姜,加陈皮10g,乌梅30g,防风10g。14剂,水煎,每日1剂,早晚分服。
 
2019年3月20日三诊:干咳咽痒,气紧消失,腹胀缓解,口干欲饮,纳眠可,二便可,舌红,苔薄白,脉弦。处方清燥救肺汤加减。方药组成:沙参30g,麦冬30g,桑叶10g,枇杷叶10g,苦杏仁10g(后下),生石膏30g(先煎),阿胶10g(烊化),僵蚕20g,蝉蜕10g,桑白皮30g,茯苓30g,厚朴30g,黄芪30g,当归10g,射干10g,石见穿30g,远志20g,乌梅20g,甘草片6g。14剂,水煎,每日1剂,早晚分服。
 
按语:该病患者证属素体脾阳不足,寒从中生,聚湿成饮,寒饮犯肺所致。脾虚则津液不行化为水饮,内停日久郁而化热,灼伤肺阴,故发为咳嗽沙参麦冬、桑叶、枇杷叶为清燥救肺汤加减,可养肺滋阴,清热化痰。苓甘五味姜辛汤为温肺化饮之常用方,主治寒饮咳嗽,其中干姜为君药,既温肺散寒以化饮,又温运脾阳以化湿;细辛干姜合用增强温肺散寒化饮之效,共为臣药;茯苓健脾渗湿,五味子敛肺止咳,温中散寒,使敛不留邪,共为佐药。咳嗽兼喘,加蜜麻黄宣肺平喘,苦杏仁、厚朴降气止咳,僵蚕、蝉蜕、射干利咽化痰,远志祛痰,地龙平喘止咳,石见穿、石上柏、金荞麦清热解毒、排脓祛瘀,桑白皮泻肺平喘,芦根生津养肺阴,桂枝温阳化气。二诊时,加陈皮理气健脾以消腹胀乌梅防风五味子乌梅防风汤之意以温肺祛寒,调和肺气。三诊时,方拟清燥救肺汤加减清燥救肺、养阴扶正。沙参麦冬、桑叶、枇杷叶、生石膏、阿胶、苦杏仁以养肺滋阴、清热化痰,僵蚕、蝉蜕、射干利咽化痰、远志祛痰,桑白皮、茯苓化饮平喘,厚朴燥湿化痰,黄芪补肺气,当归行气活血,石见穿抗癌乌梅生津养阴,甘草调和诸药。整个治疗经过以清燥救肺汤加减纠正肺阴虚为主要治疗方向,扶正为主,佐以祛邪加入石见穿、石上柏,又以干姜护胃,使得患者三诊后症状明显改善,气紧、咳嗽均明显好转。
 
来源:中国民间疗法 作者:安慧 刘丽坤
山西省中医药研究院 山西省中医院
Tag标签: 肺癌(91)

上一篇:肺癌治法治则 辨证方药:拟康泰汤加减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

栏目推荐

中药常识 保健验方 中药方剂 药膳食疗 穴道疗法 中医百科 穴位图解 疾病自诊 中医保健 医学图谱 医学书籍 药物手册 药酒秘方 自然疗法 性爱秘籍 运动健身 男人健康 饮食健康 求医问药 疾病专题 本草纲目 增高秘方 美容秘籍 减肥秘籍 奇方验方 疾病大全 中药方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