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癌和肝炎病毒发病密切相关 中医治法

中医药方网 www.piccc.com 发布时间:2019-12-30
现代医学认为肝癌病因尚未完全清楚,其中肝炎病毒和肝癌发病密切相关。肝癌常见表现为胁肋部不适、疼痛或可扪及肿块,伴有纳呆、乏力、口干口苦、恶心呕吐腹胀腹泻,甚或黄疸、面色晦暗,进而肝功能失代偿则腹大如鼓、吐血、黑便等。
 
谨守病机 “和”法为要
 
肝癌常表现虚实夹杂、寒热错杂的症候。受古医籍的启发及临床实践,我们总结出少阳枢机不利为肝癌的基本病机,并且兼见肝郁脾虚、湿热瘀毒等证,但枢机不利为关键点,故对于肝癌的治疗“和解少阳”之法应贯穿始终。同时采取辨病与辨证相结合,选用不同病情下的专属药物。换言之,并非通过单纯的“以毒攻毒”或“扶正”,而是从中医学角度重视整体观念,调整阴阳、损其有余和补其不足,以恢复阴阳的相对平衡,实现“阴平阳秘,精神乃治”。目前被普遍认可的“带瘤生存”,其本质上就是“和”法在肿瘤临床领域的最佳体现,和解少阳之法无疑是“和”法中最具代表性的。
 
期以证分 守中寓变
 
为了便于论治和掌握,我们根据证候特点简要的将病程分为初、中、晚三期。
 
初期肝癌:初期患者症状和体征多不明显,或以口苦、纳差、情志不舒、胸胁不适及大便不畅等为主症,一般在体检中才被发现肿瘤,且病灶通常不超过3cm,大多患者选择手术治疗。其病机多为肝郁脾虚和邪毒积聚,正虚不甚。本期的常见症候及方药:肝郁脾虚者,小柴胡汤合方四君子汤加减;肝郁脾虚而夹痰者,小柴胡汤合六君子汤加减;肝郁脾虚兼痰瘀互结者,小柴胡汤合桃红四物汤及礞石滚痰丸加减;肝郁脾虚兼肝脾肿大者,小柴胡汤合鳖甲煎丸加减。
 
中期肝癌:中期患者,多为术后复发,或已经失去了手术治疗的机会。此时多为毒结肝胆,正虚邪实,法当疏肝利胆、解毒抗癌,扶正祛邪,同时进行。本期的常见症候及方药:肝郁脾虚而纳差消瘦者,小柴胡汤合方六君子汤加减;肝郁脾虚夹痰兼癌毒炽盛者,小柴胡汤合方六君子汤、舌草、败酱草、公英加减;肝郁脾虚癌毒炽盛者,小柴胡汤合四君子汤及五味消毒饮加减;肝郁脾虚伴大便燥结者,小柴胡汤合大黄牡丹汤等加减;肝郁脾虚而胁下痞块者,小柴胡汤方鳖甲煎丸加减;肝郁脾虚伴有腹部胀大者,小柴胡柴胡疏肝散加减;肝郁脾虚伴腹水者,小柴胡汤合方五苓散加减;肝郁脾虚伴有凝血功能异常者,小柴胡汤合芎归胶艾汤加减;肝郁脾虚伴有阳黄者,小柴胡汤合茵陈蒿汤加减;肝郁脾虚伴有阴黄者,小柴胡汤合茵陈五苓散加减;肝郁脾虚伴腹痛腹泻,属脾肾阳虚者,小柴胡汤合理中汤加减;肝郁脾虚伴腹痛腹泻,属气阴两虚者,小柴胡汤合参苓白术散加减;肝郁脾虚伴腹痛腹泻,属瘀血内阻者,小柴胡汤合大黄蟅虫丸加减。
 
晚期肝癌:此期症见:大肉已脱,表情淡漠,形体消瘦,腹大如鼓,青筋暴露,口干而不欲饮,形寒怯冷等寒热错杂、虚实夹杂的表现。其特点为患者既有肝经热毒炽盛的表现,口干、口苦、小便短赤,舌红苔燥;又有畏寒喜暖,遇生冷则脘腹胀痛,甚者四肢厥逆;或舌体红绛,四周苔白厚腻而中间舌苔黄燥等寒热错杂的症候。湿与热,痰和瘀,如胶似漆,难解难分。即肝胆湿热与脾胃虚寒同时并存的寒热胶结。或湿热蕴毒,热入血分,凝血功能异常,上消化道出血、贫血发热、肝掌和蜘蛛痣等。其治疗当以扶正为主、佐以驱邪。以期提高患者的生命质量,尽量延长生存时间。本期的常见病情及方药:寒热错杂者,小柴胡汤合理中汤,或柴胡桂枝干姜汤等加减。湿热蕴毒,热入血分者,小柴胡汤合犀角地黄汤加减。肝功能代偿期,小柴胡汤合六君子汤;肝功能失代偿,伴感染者,小柴胡汤合五味消毒饮加减;肝功能失代偿,伴乙肝DNA上升者,小柴胡汤合甘露消毒丹等加减;肝功能失代偿,伴有凝血功能下降者,小柴胡汤合芎归胶艾汤加减;肝功能失代偿,伴有上消化道出血者,小柴胡汤合芎归胶艾汤加大剂量仙鹤草,侧柏炭、地榆炭、藕节炭和三七粉等;肝功能失代偿,低蛋白血症者,小柴胡汤合六君子汤加减;腹腔转移者,小柴胡汤合六君子及鳖甲煎丸加减;疼痛剧烈者,小柴胡汤合金铃子散及活络效灵丹加减;水臌者,小柴胡汤合方牡蛎泽泻散加减;血臌及形成癌栓者,小柴胡汤合大黄蟅虫丸加减;鼓胀伴有阳黄者,小柴胡汤合六君子汤、茵陈蒿汤加减;鼓胀伴有阴黄者,小柴胡汤合茵陈朮附汤、消石矾石散加减;鼓胀伴腹痛腹泻,属阴虚者,小柴胡汤合六味地黄丸加减;鼓胀伴腹痛腹泻,属阴阳两虚者,小柴胡汤合肾气丸加减;伴癃闭者,小柴胡汤合六君子汤,冲服牵牛子、蝼蛄等。
 
病症合参 中西互补
 
伴有肝硬化者,肿块巨大者,合方虎七散,再加牡蛎;腹腔转移者,加三棱、莪术、壁虎、沙炒干蟾等;伴腹胀者,酌加大腹皮、槟榔、枳实、枳壳等;伴疼痛者,酌加炒黄芩白芍、醋延胡索、菝葜、土贝母等;痛甚者,加蜂房、鼠妇、制马钱子等;血鼓者,酌加水蛭、三七、砂炒干蟾、鸡矢藤等;水鼓者,酌加沙炒干蟾、菝葜、泽漆、葶苈子、鸡矢藤等;小便涩痛者,加白芍、白茅根等;癃闭者,加牵牛子、蝼蛄;便秘者,加菝葜、大剂量生白术等;阳黄者,合茵陈蒿汤,加郁金;阴黄者,合硝石矾石散,加郁金;伴瘀血者,加丹皮、石见穿等;伴湿热者,加虎杖、怀牛膝、土茯苓;伴黄痰者,加鱼腥草、败酱草、白花蛇舌草等;伴白痰者,加茯苓、法半夏;伴口渴者,加人参、天花粉;纳差者,加自拟五仙汤:炒鸡内金、酒丹参、焦三仙;恶心呕吐者,加旋复花、代赭石等;伴气阴不足者,合生脉饮;气虚明显者,合升陷汤,并加淫羊藿30g,鼓舞正气并可诱导癌细胞的凋亡。
 
现代药理学研究,有抗肝癌作用的中药有:山慈菇、三白草、抱壁莲、龙茄、白英、猪殃殃、石上柏、三棱、莪术王不留行、水红花子、半边莲、杠板归、冬凌草、喜树、美登木、五凤灵枝、土茯苓、墓头回、八月札、白花蛇舌草、半枝莲、砂炒干蟾、牡蛎、穿山甲、龟板、醋鳖甲、生水蛭、土鳖虫、蛇莓、野葡萄根、漏芦、铁树叶、八角莲、牛黄、夏枯草、海藻、人参、棉花根、矮地茶、天花粉、龙胆草、川楝子、茵陈及郁金等,可以根据病人体质,以及具体病情适当选用。
 
用药如用兵 不得已而为之
 
以和解少阳为原则,采用小柴胡汤为主方论治肝癌,受启发于《伤寒》、《金匮》及《本草经》等著作,如:《伤寒论》小柴胡汤加减法中“若胁下痞鞕者,去大枣,加牡蛎四两”,以及《金匮方论》曰:“诸黄,腹痛而呕者,宜柴胡汤”等经文虽然小柴胡汤仅7味药,但是以其寒热并用、补泻兼施、和解少阳及调整枢机,进而恢复气机升降,通调三焦,达到疏肝利胆和胃等目的,广泛应用于临床,尤其是少阳枢机不利为主要病机的多种肿瘤。张元素曰:“古方今病,不相能也”,确实小柴胡汤并不是专为肝癌而设,而是少阳枢机不利系列病症的基本方。因此,在肝癌临床上运用合方及随症加减,可以变化出许多方剂。
 
肝癌的治疗中,如以“疾恶如仇”之心,见癌诛癌,一味地使用峻猛攻伐之品,往往加速病情恶化,适得其反。王冰曰:“盖胃为五脏六腑之大主”,又说“必吉者,为有胃气;而凶则无胃气也。”故肿瘤临床务必立足于患者的整体情况,以人体正气为本,时刻顾护胃气,少佐以驱邪及抑制肿瘤之药,以期达到和而兼伐的目的。(李保平 孙奇)
Tag标签: 肝癌(59)

上一篇:举“和”法防治肝癌的典型病案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

栏目推荐

中药常识 保健验方 中药方剂 药膳食疗 穴道疗法 中医百科 穴位图解 疾病自诊 中医保健 医学图谱 医学书籍 药物手册 药酒秘方 自然疗法 性爱秘籍 运动健身 男人健康 饮食健康 求医问药 疾病专题 本草纲目 增高秘方 美容秘籍 减肥秘籍 奇方验方 疾病大全 中药方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