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营法治女子不孕症机理浅析

中医药方网 www.piccc.com 发布时间:2020-07-20
不孕症是指婚后夫妻同居,性生活正常,配偶生殖功能正常,未避孕未孕1年者,或曾孕育过,未避孕又1年以上未再受孕者。
 
不孕症病因病机
 
《素问·上古天真论》谓:“女子七岁,肾气盛,齿更发长;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校注妇人良方·求嗣门》有云:“窃谓妇人之不孕,亦有因六淫七情之邪,有伤冲任,或宿疾淹留,传遗脏腑,或子宫虚冷,或气旺血衰,或血中伏热,又有脾胃虚损,不能营养冲任。”《外经微言·回天生育篇》更是将女子不孕,扩展为女子十病:“女子十病者,胞胎寒也,脾胃冷也,带脉急也,肝气郁也,痰气盛也,相火旺也,肾水衰也,任督病也,膀胱气化不行也,气血虚而不能摄也。”对古代文献中病因考察发现,不孕症涉及内伤、外感及不内外因等方面。《诸病源候论·无子候》指出“妇人夹疾无子,皆由劳伤血气,冷热不调,而受风寒,客于子宫,致使胞内生病,或月经涩闭。或崩血带下,致阴阳之气不和,经血之行乖候,故无子也。”广泛讨论了不孕发生的机理,其观点重视风寒致病、气血失调、血积子腔等,与现代对不孕症原因的认识基本一致。在临床流行病学调查、古今文献整理、专家咨询的基础上依据出现频率统计计算结果,将不孕症主要分为肾气亏虚、肾阳亏虚、肾阴亏虚、肝气郁结、痰湿内阻和瘀滞胞宫六个证型。
 
沈氏女科“和营法”
 
根据不同病因,针对女子不孕在治法治则上虚证多采用补益肾气、填精养血,调补冲任等法;实证多采用疏肝理气,活血化瘀,祛湿化痰之法。不孕症以虚证最常见,但多有兼证。《素问·调经论》“气血不和,百病乃变化而生”。女子不孕本身就是一个可由多种疾病导致的共同结果,月经不调、带下及崩漏是女子不孕症的主要伴随症状。《万病回春》指出:“妇人之道,始于求子。求子之法,莫先调经。每见妇人无子者,其经必或前或后、或多或少、或将行作痛、或行后作痛、或紫或黑、或淡或凝而不调。不调则血气乖争不能成矣”。《古今医统大全》亦强调调经的重要性,“欲求子者,必先审其妇之月经调否”。此为后世医家治疗女子继发性不孕“调经为重”“调经种子”法则等提供了理论依据。沈绍功教授治疗月经不调所致的女子不孕以调理脏腑、冲任、气血为治疗原则,辨证运用上海沈氏女科“家传种嗣五法”之“和营法”“疏其血气,令其调达,以致和平”。此法主治月经不调闭经痛经,苔薄黄,质紫暗,脉细涩的女子不孕。方药:桂枝10g,白芍10g,生地10g,当,归10g,泽兰10g,香附10g,龟板15g,女贞子10g,川断10g,鸡血藤10g,伸筋草10g,三七粉3g(冲服)。
 
“和营”气血平调。“和营法”主方取之仲景《伤寒论》之桂枝汤化裁,桂枝汤原方由桂枝芍药生姜大枣甘草五味组成,辛温解表,调和营卫,专治外感风寒表虚证及营卫不和,气血不调的微寒、自汗、脉缓证。上海沈氏女科传承经方特色,结合时代变迁加以改组,只取桂枝、生白芍各10g,去之辛温滋腻之姜枣草,临证化裁治疗多种疾病营卫不和证。桂枝白芍等量配伍在方剂中以调和营卫、平调阴阳、化瘀行痹为主要功效。《经方配伍用药指南》曰:“桂枝温阳以宣畅气机,通经而化瘀行滞。”芍药在《名医别录》中曰: “通顺血脉,缓中,散恶血,逐贼血。”桂枝为血分阳药,走表归阳;白芍为血分阴药,走里入阴,二药平配,使气血通畅、表里兼顾、阴阳并调,温散而不伤阴、养阴而不碍阳,共奏调气和血、调和阴阳之功。
 
“和营”兼和五脏。《用药宜忌论》 “至于和法,则为血证之第一良法。表则和其肺气,里者和其肝气,而尤照顾脾肾之气,或补阴以和阳,或损阳以和阴,或逐癖以和血,或泄水以和气,或补泻兼施,或寒热互用,许多妙义,未能尽举”。上海沈氏女科运用桂枝汤化裁以达调气和血、调和阴阳之功,活用了《血证论》“和法”的治学思想。然女子以肝为先天,肝藏血主疏泄,疏泄失常,气血失调,冲任不和,难以成孕。正如《景岳全书·妇人规》曰:“产育由于气血,气血由于情怀,情怀不畅,则冲任不充,冲任不充则胎孕不受”。妇人多郁善怒,气结则血亦结,故沈绍功教授强调“调经而不理气,非其治也”。药物可选加香附柴胡陈皮木香、乌药、炒橘核等,并酌配鸡血藤、伸筋草等活血通络以助气机畅达。
 
“治肝虚及肾,益肾须疏肝。”在疏肝理气的同时亦不可忽略调肾法则,精血同源,藏泄互用,肝肾阴阳之间相互滋养、相互制约,肾为天癸之源,肾精充盈与肾之阴阳协调在月经的产生及按期来潮与否起着决定性作用。《傅青主女科》指出:“夫经本于肾,而其流五脏六腑之血皆归之,故经来而诸经之血尽来附益。”肾脏有二,寓于水火,阴阳互根,用药应注意阴阳双调,调肾阴的药物选加枸杞子、龟板、鳖甲、女贞子、知母;调肾阳的药物选加蛇床子、菟丝子、淫羊藿、河车粉、鹿角霜、补骨脂。
 
同时还应注意“脾胃为气血生化之源”“脾气一旺,胃气自兴,精微敷布,心血化生,月经自调”,故应选加鸡内金、生山楂、神曲、木香、砂仁等药物调养脾胃。“妇人百病,皆有心生”,选加当归三七、枣仁、柏子仁等兼养心血,佐以选加泽兰、益母草菖蒲郁金调整内分泌的平衡,提高疗效,任通冲盛,毓麟有望。
 
内外同治,巧伍“三疗”
 
沈绍功教授具有丰富的临证经验,尤其在诊疗不孕不育方面颇有特色,提出对于治疗女子不孕不应只是单纯内服,内外同治乃为上乘妙法。可用有效内服方加花椒再煎坐浴或熏洗15~20分钟,内外同治以增其效,但应注意经期不可坐浴,水温不宜过热,应在37℃~38℃左右。辅以针灸关元、气海、足三里、三阴交、百会、命门等穴以达调和阴阳、疏通经络、扶正祛邪之功。
 
药疗之外,巧配意、食、体“三疗”可获奇效。良好的心态是优生优育的关键。情志有节,可使意和气畅,营卫调和,心肺四布,脏腑通顺,百病不生。循循诱导患者作自我情志调节或采用参禅、坐卧静功,内忘思虑,摒除杂念,安静谦和,或是找亲友倾诉,疏泄情感,纠正消极情绪,或是分散注意力,漫步散心、唱歌跳舞、书画琴棋等陶冶性情,寄托情感以达心气平和,豁达明快之效。沈氏女科亦主张“谨和五味”,饮食营养宜全面,不偏食,不挑食,搭配要合理,每天要摄入足够量的优质蛋白、维生素、矿物质、微量元素和适量的脂肪,少吃辛辣、高糖食物,避免服用含咖啡因或含食品添加剂、色素、防腐剂的食物。进行适宜而有规律的体育锻炼,促进女性体内激素的合理调配,确保受孕时女性体内激素的平衡与精子的顺利着床。
 
结语
 
“种子之方本无定轨,因人而药各有所宜”。女子不孕症病因病机虽然纷繁复杂,病症虚实寒热错杂,沈绍功教授诊疗不孕症时并不拘泥于现代医学对不孕症的分型,从整体出发,以调理脏腑、冲任、气血为治疗原则,运用上海沈氏女科 “和营法”审证求因、辨证施治,等配桂芍调气和血、调和阴阳,疏肝益肾,醒脾养心,运调得当,配合坐浴、针灸,巧伍意、食、体“三疗”,使得气血通畅,阴阳平和,脏腑功能正常,胎孕乃成。(王凤)
Tag标签: 不孕症(30)

上一篇:朱文元辨治不育症举验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

栏目推荐

中药常识 保健验方 中药方剂 药膳食疗 穴道疗法 中医百科 穴位图解 疾病自诊 中医保健 医学图谱 医学书籍 药物手册 药酒秘方 自然疗法 性爱秘籍 运动健身 男人健康 饮食健康 求医问药 疾病专题 本草纲目 增高秘方 美容秘籍 减肥秘籍 奇方验方 疾病大全 中药方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