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析张锡纯在温病治疗中运用“人参”的经验

中医药方网 www.piccc.com 发布时间:2020-02-09
张锡纯(以下称张氏,公元1860年至1933年),字寿甫,河北盐山县人,民国时期著名医学家。《医学衷中参西录》[1]为张氏一生临床经验之总结,其中记载了大量有关温病的治疗经验,张氏对温病诊治有自己独到的认识,擅长应用白虎汤及白虎加人参汤治疗温病,笔者不揣鄙陋,就张氏温病治疗中“人参”的应用经验探讨如下。
 
治温病当用“人参”恒以“野党参”代之
张氏习惯用野党参代替人参,《医学衷中参西录·人参解》中明确记载:“愚临证习用党参,辅佐得宜,自能挽回验证也……是以愚于治寒温方中当用参者……恒以野党参代之”,并且对用党参代替人参的原因做了详细说明:(1)古人方剂中的人参实为党参,“人参之种类不一,古所用之人参,方书皆谓出于上党,即今之党参是也”[1]27,遵循古人的经验用党参代替人参。(2)人参以“辽人参”为道地药材,但野生的“辽人参”数量少,价格过于昂贵,在售的人参为人工种植,种植的人参又存在“砒石”残留。(3)野生的人参性温和,而种植的人参性燥烈,不宜临床应用。(4)辽人参其补益和温热之性皆数倍于党参,但其药性却与党参相同。
 
张氏治温病善用白虎汤及白虎加人参汤,但认为“人参”性热,建议用野党参代替,张氏在论白虎汤及白虎加人参汤之用法中指出:“至方中所用之人参,当以山西之野党参为正……吉林亦有此参,形状相似亦可用。至若高丽参、石柱参(亦名别直参),性皆燥热,不可用于此汤之中”[1]711。同时在《医学衷中参西录·续申白虎加人参汤之功用》所列举的医案中凡需要用“人参”者皆用“野台参”。张氏在通变白虎汤加人参汤的人参下注解到:“人参五钱用野党参按此分量,若辽东真野参宜减半,至高丽参则段不可用”[1]286,这里明确指出野党参人参可以等量替换。由此可见,张氏治疗温病凡需要用“人参”者皆用野党参,且用量和人参一样。有学者认为张氏治疗温病所用的白虎加人参汤,是具有“补五脏,安精神,定魂魄,止惊悸,除邪气,明目,开心,益智等功效”的人参[2],这与张氏原著观点不一。
 
人参”配石膏以除温热
张氏治温热病善用生石膏,且用量偏大,认为其气轻,性微寒而非大寒,可透热外出,“其寒凉之力远逊于黄连、龙胆草、知母黄柏等……盖药诸药之退热,以寒胜热也,而石膏之退热,逐热外出也……能使内蕴之热息息自毛孔透出”[1]578。又因质重,可深入脏腑,逐热下行,且无伤胃之弊,被认为是“治寒温之第一要药”,石膏虽药性微寒,却能退大热,无论外感内伤都可以使用。张氏认为:“石膏之质甚重,七八钱一大撮,以微寒之药,欲用一大撮扑灭寒温燎原之热,难以有大效,是以其用生石膏以治外感实热,轻症必至两许;若实热炽盛,又恒重用四五两,或七八两”[1]7。张氏用人参配石膏治疗温病代表方剂当属白虎加人参汤,并对人参在白虎加人参汤中的作用概括了3点[1]1166:第一,“发汗之后人之正气多虚,人参大能补助正气,俾正气壮旺自能运化药力以胜邪”;第二,“发汗易伤津液,津液伤则人之阴分恒因之亏损,人参与石膏并用,能于邪热炽盛之时滋津液以复真阴,液滋阴复邪热易退”;第三,“病则纯热,药则纯凉,势若冰炭不相容……加人参之性温者以为之作引,此即凉因热用之义,为凉药中有热药引之以消热,而后热不格拒转与化合,热与凉药化合则热即消矣”。张氏这里虽然说的是“人参”在白虎加人参汤中的作用,但换用党参后,仍然有同样的作用。
 
张氏认为,党参性平,质柔润而不燥,善平补气血,与辛凉微寒之石膏配伍,即不背寒凉清热之旨,又不会因补益而碍邪外出,且温邪致病,善耗气伤津,党参配石膏,既益气养阴生津,又扶正助石膏以清热,且可防寒热格拒之虞,“盖石膏煎汤,其凉散之力皆息息由毛孔透达于外,若与人参并用,则其凉散之力,与人参补益之力互动化合,能施转于脏腑之间,以搜剔深入之外邪使之净尽无遗”[1]966。在温病初期邪盛正不虚时,治疗应以驱邪为主,张氏主张用党参量不宜过大,且必需与石膏等清热药相配合。党参与石膏的灵活配伍,扩大了温病治疗中石膏的应用范围[3]。
 
人参”配滋润之品以护真阴
温邪是温病的致病因素,温邪与火热之邪同类,为阳邪,其性炎热,致病最易伤气耗津,津液伤则邪愈炽,留得一分津液,便有一分生机,顾护阴液在温病治疗中非常重要。张氏认为,邪热盘踞多日,必耗损气血津液,迨至真阴亏虚,温邪内陷,可出现肝风内动以及阳气外脱等危候。如张氏言:“白虎加人参汤所主之证……实亦由其人真阴亏损也……人参补气之药非滋阴之药,而加白虎汤中,于邪火炽盛之时能立复真阴”,张氏在清解汤中述:“盖内虚之人,易受外感,而阴虚蕴热之人,尤易受温病。故无论风温、春温,兼阴虚者,当其发表、清解、降下之时,皆宜佐以滋阴之品……或兼用补气之品,若白虎汤之加人参……诚以人参与凉润之药并用,不但补气,实大能滋阴也”[1]386。加人参于大队寒润之中,能济肾中真阴之上升,协同白虎以化燥热,即以生津止渴,渴解热消,《医学衷中参西录·续申白虎加人参汤之功用》述:“白虎加人参汤所主之证……实亦由其人真阴亏损也。人参补气之药非滋阴之药,而加于白虎汤中,实能于邪热炽盛之时立复真阴,此中盖有化合之妙也……凡遇其人脉数或弦硬,或年过五旬,或劳心劳力之余,或其人身形素羸弱,即非在汗下吐后,渴而心烦者,当用白虎时,皆易加人参”[1]965,“人参之性,大能补气,元气旺而上升,自无下陷之虞,而与石膏同用,又大能治外感中之真阴亏损”[1]423,常与党参配伍的甘润滋养之品有山药、生地黄玄参沙参、天冬、白芍等,《医学衷中参西录·温病少阴证》述:“温病之实热,非生石膏莫解,辅以人参并能解邪实正虚之热,再辅以地黄、山药诸滋阴之品,更能解肾阴亏虚之热。且人参滋阴之品同用,又能助肾阴上潮以解上焦之燥热”[1]1143。党参不但可助石膏以祛邪,与滋阴之药相伍,又可补肾阴以固真阴,真阴复则余热自消。《黄帝内经》曰:“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无阳则阴无以生,无阴则阳无以化”,党参性平微温,善补气,于寒热之间助其气化,取阳中求阴之意,正所谓“善补阴者,必于阳中求阴,则阴得阳升而泉源不竭”(《景岳全书》)。
 
体弱者用“人参”以固元气
温病发病具有明显的季节性,且其发病与人体正气盛衰有密切关系,“正气内存,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阴阳失和,正气动荡,邪气伺机而入,病乃由生。且温邪致病又容易耗气,张氏在温病治疗中,根据正虚受邪及正虚邪恋的病机特点,对于老年人、儿童、劳力劳心者、产后妇女及久病等正气亏虚之人,用党参扶正以固元气。党参性平而微温,可平补气阴,补气黄芪之升举之虞,也无人参燥热助火之弊。《医学衷中参西录·人参解》述:“病体虚,元气亏损,人参兼能固元气”,“凡其人年过六旬,及劳心劳力之余,患寒温者,而宜用白虎汤者必加人参”。白虎加人参以山药代粳米汤,“愚自临证以来,遇阳明热炽,而其人素有内伤,或元气素弱,其脉或虚数,或数微者,皆投以白虎加人参汤”,“凡年过六旬之人,即脉甚洪实,用白虎汤时,亦必加人参二三钱”,“凡谂知其人劳心过度,或劳力过度,或在老年,或有宿疾,或热已入阳明之府,脉象虽实,而无洪滑之象,或脉有实热,而至数甚数者,用白虎汤时,皆以酌加人参”,论白虎汤及白虎加人参汤之用法,载“其人或年过五旬,或气血亏虚,或劳心劳力过度,或阳明府热虽实脉象无力,或脉搏过数,或脉虽有力而不数,仍无滑象,有其脉或结或代者,用白虎汤亦加人参,至于妇人产后患寒温者,果系阳明胃腑热实,亦可治以白虎,无论其脉象如何,用时皆易加人参”[1]709-711。
 
病势危重者单用人参党参以固脱
对于久病正气亏虚,无力抗邪,温邪内陷,病势危重,出现戴阳证等危重之候者,急则治其标,单用党参以扶正固脱,若无党参人参也可用。正如《医学衷中参西录·白虎加人参以山药代粳米汤》中所述:“寒温之证,过十余日大热已退,或转现出种种危象,有宜单治以人参,不必加人参于白虎汤中者”[1]425。而张氏也常用童子小便煎党参一二两(今约30~60g),或单煎党参,兑通便,水浸冰冷后服用,治疗阳气虚脱之证,并建议偏阳虚者可加附子,大气下陷者可加柴胡
 
党参[4]性甘、平,归肺脾、经,具有益气、生津、养血的疗效,其中西党、东党为野生品,白党、条党、潞党为人工栽种品。张氏作为近代医学名家,结合自己的临床实践,在温病治疗中,围绕党参的药性特点和温病的病机特点,用野党参代替人参,不建议用人工种植的党参,用党参配石膏以除温热,伍滋润之品以护真阴,通过精妙的配伍,达到驱邪不伤正、扶正不留邪,并建议非急危重症,党参用量不宜过大,对于病危重患者没有党参时也可以用人参,可见其用药之考究。其对党参在温病治疗中的作用进行了详细的论述,记录了大量的医案,这些经验大大丰富了温病的治疗思路,且党参价格较人参便宜,也为患者节约了药物成本。张氏在温病治疗中对党参的妙用,对我们今天更好的继承和发展中医也具有重要的学习意义。
 
参考文献
[1]张锡纯.医学衷中参西录.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6
[2]张文学,李成文,杨艳芳,等.张锡纯应用白虎汤特色浅析.中医杂志,2010,51(4):380-381
[3]李丽,李成文,郭凤鹏.张锡纯应用石膏撷菁.中华中医药杂志,2017,32(6):2536-2539
[4] 高学敏.中药学.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0:1552-1554
 
来源:中华中医药杂志  作者:张永前

上一篇:流感患病缘由要辨析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

栏目推荐

中药常识 保健验方 中药方剂 药膳食疗 穴道疗法 中医百科 穴位图解 疾病自诊 中医保健 医学图谱 医学书籍 药物手册 药酒秘方 自然疗法 性爱秘籍 运动健身 男人健康 饮食健康 求医问药 疾病专题 本草纲目 增高秘方 美容秘籍 减肥秘籍 奇方验方 疾病大全 中药方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