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喘证麻黄汤证 小青龙汤证 桂枝加厚朴杏子汤

中医药方网 www.piccc.com 发布时间:2019-07-10
喘证,是以呼吸急促为特征的一种病症。《黄帝内经》最早记载了喘,有“喘息”“喘咳”“喘呼”“上气”等名称。喘证既是自觉证,又是他觉证。笔者临证中用《伤寒论》太阳病篇经方治疗喘证,每获良效。现分享总结如下:
 
伤寒论》太阳病篇中的喘证有五:麻黄证、小青龙汤证、桂枝加厚朴杏子汤证、葛根芩连汤证、麻杏甘石汤证。
 
麻黄
 
太阳病,头痛发热,身痛,腰痛,骨节疼痛,恶风,无汗而喘者,麻黄主之。
 
本证之喘,是由于风寒束表,卫闭营郁,肺气不得宣降所致,重在肺气不宣,且伴有恶寒、头痛等表实诸症。笔者在临证应用时,多变通为《太平惠民和剂局方》中的三拗汤合二陈汤、三子养亲汤应用,对风寒束表、肺气不宣、痰多而喘者效佳。喘兼表实者,当麻桂相伍,解肌祛风、发汗解表、宣肺平喘。
 
小青龙汤证
 
伤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气,干呕,发热而咳,或渴,或利,或噎,或小便不利、少腹满,或喘者,小青龙汤主之。
 
本汤证中“伤寒表不解”,指发热、恶寒、无汗、头痛、身痛等症均在,其病机与麻黄证基本相同;“心下有水气”,即水饮停于心下胃脘部,外有寒邪、内有水饮、饮邪上逆、阻碍肺气肃降,故或喘或满。本方以其外解风寒、内化水饮之功,广泛应用于呼吸系统疾病,如慢性支气管炎肺气肿肺心病、支气管哮喘、支气管炎、大叶性肺炎、结核性胸膜炎、慢性鼻炎等。
 
多年来,笔者在临证时应用本方证的辨证要点是:咳嗽或喘、清稀泡沫样痰。
 
桂枝加厚朴杏子汤
 
喘家作,桂枝加厚朴杏子佳。
 
喘家,素有喘病宿疾之人。宿疾未发时,可无症状,或有症状一般较轻。从本条用桂枝加厚朴杏子汤治疗来看,知为外感风寒而引发宿疾,故本证除具有桂枝汤证外,还有气逆作喘。分析太阳中风与发喘的关系,是宿疾在先,本易发作,今逢外感,风寒迫肺,则肺气必然不利。在无宿喘之人,不过见桂枝汤证之鼻鸣干呕而已;若有宿喘之人,则肺寒气逆必然明显,是新感引动宿疾,内外相干。《素问-至真要大论》曰:“从外之内而盛于内者,先治其外,而后调其内”,本条之喘由太阳中风引发,当是从外之内;而喘证明显,当是盛于内,故以治表为主,用桂枝汤为主方,加厚朴杏仁以化痰降逆,降气平喘。
 
现代临床上,本方治疗喘证使用率远远低于小青龙汤和麻杏甘石汤。但本方不可忽视,若应用于有心阳不振、兼有喘证、痰瘀互结、阻遏于胸者,则疗效颇佳。
 
 
太阳病,桂枝证,医反之下,利遂不止,脉促者,表未解也;喘而汗出者,葛根黄芩黄连汤主之。
 
本方具有清热坚阴止利之功,为表里双解之剂,但重在清里热。笔者在多年的临证中,多用于消化系统疾病,如急性肠炎、溃疡性肠炎属热性下利者。因肺与大肠相表里,肺气不利喘证兼有肠热征象者,本方效佳。但应注意治疗用药中当权衡表里邪热之轻重以及各种兼症,加减用药,方可效佳。
 
麻杏甘石汤
 
发汗后,不可更行桂枝汤,汗出而喘,无大热者,可与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
 
下后,不可更行桂枝汤,若汗出而喘,无大热者,可与麻黄杏仁甘草石膏汤。
 
麻黄、小青龙汤均有喘,但喘因汗闭,汗出则喘当愈。今汗出而喘,未言恶寒,则知其邪不在表,而属误用汗下,使邪热内传,肺热壅盛所致。肺热蒸腾,迫津外泄,故见汗出;邪热壅迫于肺,气不得宣降,故见喘息。“无大热”是指表无大热,而热壅于里,并非热势不甚。
 
麻杏甘石汤用于邪热壅肺、肺气上逆。临证时还可见咳嗽、兼有口渴、苔黄、脉数等症,本方清热宣肺平喘之功卓著。多年来笔者在临证时广泛用于风热型感冒肺炎、支气管炎等肺热炽盛之症。
 
葛根芩连汤与麻杏甘石汤证均有汗出和喘。麻杏甘石汤病机为邪热壅肺,以喘为主症而无下利,治宜清宣肺热;葛根芩连汤病机为邪热下迫大肠,兼以犯肺,以下利为主症,喘为兼见,故当清热止利,兼以透表,不专治喘而喘自止。(赵永强)
Tag标签:

上一篇:张忠德治疗咳嗽变异型哮喘经验撷要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