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热饮治感冒 通利汤治尿道炎 柴胡截疟饮治疟疾

中医药方网 www.piccc.com 发布时间:2019-10-04
国医大师张志远巧用柴胡配伍经验
 
国医大师张志远先生(以下尊称“张老”)从医七十余年,在长期对柴胡的研究与应用中,获得了独到认识和丰富的经验。本文根据张老的临床医案以及笔记札记做出以下总结,希望广大杏林同胞共同学习。
 
《神农本草经》[1]中记载柴胡:“味苦,平。主心腹,去肠胃中结气,饮食积聚,寒热邪气,推陈致新。久服,轻身、明目、益精。一名地熏”。后世医家多有研究,如《神农本草经百种录》[2]载:“柴胡肠胃之药也。观经中所言治效,皆主肠胃,以其气味轻清,能于顽土中疏理滞气,故其功如此”。
 
张老结合自己的实践提出,柴胡具有双向性,轻则升、重则降,柴胡的作用主要体现在“散”这个点上,这是应用柴胡的基本出发点,其配伍应用经验如下。
 
柴胡黄芩配伍散郁热
1.退热饮治感冒
患者属风热感冒或者感受风寒,郁而化热,用桑叶、浮萍、菊花连翘金银花薄荷无效,张老祖辈常用一首小方名为柴胡退热饮,计黄芩柴胡葛根各15~25g。水煎服,分3次服用,5h1次,连续服用3~5剂,便会痊愈。患者如果恶心呕吐,是因为葛根柴胡具有升发的作用,加入半夏9g便可。其中黄芩柴胡配合,共同发挥散郁热、风热的作用。柴胡、青蒿、浮萍、薄荷牛蒡子、桑叶、蝉蜕、菊花、升麻等皆可退热降温,张老根据临床经验首推柴胡、青蒿两味药,认为这两味药退热降温立竿见影。张老在前人的基础上创制降温退热饮,组方:柴胡25g,半夏10g,青蒿30g,浮萍15g,水煎服,分4次服用,5h1次,连续服用3日,便可痊愈。该方对感染性热症初期体温升高、发热无汗或少汗都很奏效。方中柴胡和青蒿配伍,共奏退热降温之功效;半夏降逆止呕、燥湿化痰,与柴胡配伍,和解少阳、清热祛痰;浮萍宣散郁热。
 
2.通利汤治尿道炎
急性尿道炎治疗不及时或者不恰当,常转为慢性尿道炎,其治疗药物的选用很关键,治疗比较棘手。张老认为,柴胡是八法中和法之圣品,具有多项功能,临床可用于泻尿路之邪,给予柴胡12g,黄芩12g,蒲公英20g,紫花地丁20g,半边莲15g,鸭跖草20g,穿心莲10g,组成固定处方,调理尿道炎,张老将其命名为通利汤。方中柴胡清热利滞,黄芩清热凉里,二者相配用来“散郁热”;而蒲公英、紫花地丁、半边莲、鸭跖草、穿心莲皆为清热解毒药,与柴胡黄芩配伍清化湿热、通利下焦。张老还指出,以之同萹蓄、瞿麦、海金沙、少许大黄组方,可以快速消除尿急、尿频、尿热、尿痛4个症状。
 
3.配伍精当治疗多种炎症
张老指出,《伤寒论》小柴胡汤中的柴胡黄芩是固定配伍,两味药除了可以调理少阳,防止疾病传变,经适当配伍,还可以治疗多种炎症。加黄连、薤白、半夏,三药皆走中焦,可以治疗胸膜炎;加香附川楝子、青皮,三药皆入肝经,走两胁肋部,可以治疗肋间神经炎;加扁蓄、瞿麦、海金沙,三药皆走下焦,入膀胱经,可以治疗膀胱炎、尿道炎;加蒲公英瓜蒌、紫花地丁,可以治疗乳腺炎;加败酱草、连翘金银花,可以治疗毛囊炎、蜂窝组织炎。例如,张老临床上治疗毛囊炎,重在清热解毒,创制扫毒汤,组方黄芩15~25g,柴胡15~25g,银花30~60g,蒲公英30~60g,紫花地丁30~60g,败酱草15~30g,连翘15~20g,白蚤休10~20g,天花粉10~15g,大黄3~6g,每日1剂,水煎分3次服。若毒邪较重加野菊花20~30g,红、肿、痛内消,防止化脓。
 
4.柴胡截疟饮治疟疾
疟疾发病的临床表现和伤寒少阳病寒热往来的症状不同,因其病因病机不同。疟疾的临床症状是周期性规律发作的寒战、高热、多汗,长期反复发作后,可引起贫血和脾肿大。《伤寒论》[3]提出:“伤寒五六日中风,往来寒热,胸胁苦满,嘿嘿不欲饮食,心烦喜呕,或胸中烦而不呕,或渴,或腹中痛,或胁下痞硬,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热,或咳者,小柴胡汤主之”。所以疟疾给予小柴胡汤虽然有效,但是效果并不理想。虽然临床上抗疟原虫的药物有很多,如,青蒿、黄芩、豨莶草、鸦胆子、龙胆草、黄连黄柏、升麻、苍术乌梅、地榆、鳖甲、仙鹤草、防己等,但选择药物并不容易。张老在长期研究和实践基础上制定效果显著的柴胡截疟饮,组方:柴胡15g,常山10g,黄芩15g,青蒿15g,龙胆草15g,升麻15,大黄2g,每日1剂,水煎服,分3次服用,7日便可痊愈。本方中柴胡、常山均可抗疟原虫;柴胡散郁热、与黄芩配伍和解少阳,治疗寒热往来;龙胆草清肝利胆、渗湿泄热;疟疾患者高热多汗,防止患者因汗出过多导致伤津耗气,气虚下陷,遂加入升麻,一方面可以清热解毒,另一方面可以升举阳气;张老特别指出,方中大黄这味药切勿减去,因大黄可以防止常山引起的恶心、呕吐等不良反应,而且大黄可以通便,引邪下行。
 
柴胡白芍配伍散郁结
1.断经前后调治汤治围绝经期综合征
妇女在45~55岁这一阶段,由于生理变化将步入老年阶段,在这一过渡时期,机体内分泌失调,自主神经功能紊乱,表现为激动、易怒、烦躁焦虑、失眠多梦多疑、阵发性出汗,这就是围绝经期综合征。临床上常给予柴胡疏肝散、逍遥丸,但收效甚微。张老根据自己的经验创制了断经前后调治汤,组方:柴胡9g,白芍9g,山茱萸9g,女贞子9g,当归9g,牡丹皮9g,石决明30g,香附6g,甘松6g。方中以柴胡疏肝、散郁结为君药,配伍滋阴补血白芍以滋养化源,二者配合,共同柔润缓肝、抑制阳亢、化郁息火。因此类患者普遍有肝肾亏虚的表现,所以加入山茱萸、女贞子以补肝肾;当归补血;牡丹皮清虚热;石决明降浮游之火;香附被李时珍称为“气病之总司,女科之主帅”,王好古称之为“妇人之仙药”,张老将香附用在此处以调理妇人血中之气。甘松这味药常被张老用于妇人病中,因其可医治妇女内分泌失调、气机郁滞。张老指出,在此基础上若加入《金匮要略》中的甘麦大枣汤,即浮小麦60g,甘草9g,大枣(擘开)15枚,给予情绪低落患者,收效更快。
 
2.开郁汤治乳腺增生
妇女肝气郁结,胸胁、背部胀痛,乳腺小叶增生,多数在月经前加重,经期过后又逐渐消失。治法应当疏肝理气、软坚散结。张老将《伤寒论》四逆散加味,组方:柴胡15g,白芍9g,枳壳9g,甘草3g,香附9g,橘叶30g,夏枯草9g,瓜蒌15g,郁金9g,丹参9g,象贝母9g,木香9g,张老将此方命名为开郁汤,每日1剂。水煎服,分3次服用,7~15日转愈。柴胡疏肝利胆,散郁结、止痛,白芍滋阴、养血、止痛,二者配合缓肝止痛,化郁息火。
 
张老在1980年接诊过一位30岁的中学教师,患者哭笑无常,乳腺小叶增生,乳房胀痛,心烦,胸闷,急躁易怒,多梦,阵发性汗出,患者服用过安神、镇静剂,情况并无好转,卧床不起。张老组方:柴胡15g,白芍15g,瓜蒌30g,橘叶20g,郁金15g,佛手15g,枳壳10g,香附10g,砂仁10g,大黄2g,每日1剂,水煎服分3次服,共服用15剂,逐渐好转。张老指出此方还适用于慢性胆囊炎、围绝经期综合征、肋间神经痛。方中柴胡白芍配伍散郁结、缓肝止痛、化郁息火;重用瓜蒌开胸散结;橘叶入肝经,可以疏肝行气、化痰散结;张老称郁金为“郁证之金”,行气活血、开通瘀积;香附佛手、砂仁均可疏肝理气;枳壳可以破气行痰;张老认为大黄不仅可以通利大小便,更是降气开郁、消瘀化结的良药,方中加入少量大黄正是出于此意。
 
3.胰炎饮、利胰汤治胰腺炎
胰腺炎属于急腹症,常见于中年人,一般在饭后2~3h发作,有暴饮暴食或酗酒史。发作时上腹部剧烈疼痛,放射到左侧肩背部,体温升高。严重时血压下降,手足厥冷,脉微而数。张老创制胰炎饮来治疗胰腺炎,组方:柴胡10~20g,白芍20~40g,枳壳10~15g,黄芩10~15g,郁金15~20g,银花20~40g,连翘15~20g,木香10~15g,大黄6~10g,元明粉6~10g。胰炎饮是由经方大柴胡汤化裁而来,方中用柴胡发散郁邪,配伍白芍来疏肝利胆止痛。针对胰腺炎,张老还根据《伤寒论》中的四逆散加味,创制利胰汤,组方:柴胡15g,枳壳15g,白芍30g,甘草9g,黄芩15g,大黄9g,川楝子20g,元明粉6g,蒲公英30g,平地木30g,金荞麦30g,一般3剂便可收效。方中巧用柴胡白芍,通过开、泄、祛火、解毒、疏利少阳,来消除炎症。两首方子的基础方相同,都由柴胡白芍黄芩枳壳大黄组成,由此可以发现,张老治疗胰腺炎突出柴胡白芍这两味药,同时配伍黄芩大黄枳壳来泻肝胆火邪。两方的不同之处在于,只要胁下即上腹部两侧发生胀满不舒,有隐痛感,肠道欠通利时,脉弦,呈现实热证,当清火解毒、通利肠胃,即用胰炎饮。若患者肝气郁结、脾失运化,出现胸闷、胁痛、情志不畅,当理肝和胃,通利气机,即用利胰汤。
 
小结
张老使用柴胡主要基于其“散”这个作用点,配伍黄芩“散郁热”,配伍白芍“散郁结”。将其细说来,可以划分为以下6个方面的功效:其一,发汗解表;其二,清热退热降温;其三,和解少阳,祛少阳半表半里之邪;其四,疏肝利胆,散郁止痛;其五,消除多种炎症;其六,治疗疟疾。
 
参考文献
[1]神农本草经.清·顾观光, 辑.北京:学苑出版社, 2002
[2]清·徐灵胎.神农本草经百种录.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 2011
[3]宋·庞安时.伤寒总病论.太原: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 2010
 
来源:中华中医药杂志  作者:孙君艺 潘琳琳 金坤 刘桂荣
Tag标签:

上一篇:中医临床 灵活变通应用升陷汤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