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屑病方药 予甘露消毒丹加减

中医药方网 www.piccc.com 发布时间:2022-06-08
全国名中医吴光炯擅长中西医结合,并运用和合论思想及复杂性诊疗模式治疗疾病,对于皮肤病的治疗有独到的见解,临床效果确切。笔者有幸随师侍诊,经老师指导,整理总结,将吴光炯治疗银屑病经验进行探析,介绍如下。
 
银屑病是一种以皮肤损害为主要表现,与遗传、免疫系统、环境、感染等因素相关的疾病。目前发病机制未清,且缺乏特效治疗方案。其诊断主要依据临床表现,皮肤红色或粉色斑块、皮损、鳞屑,不典型皮损可进行皮损病理学检查。现代医学对于轻症的治疗以外用药为主,重症可选甲氨蝶呤、糖皮质激素、维A酸类、抗生素等。
 
中医对银屑病的认识,可追溯到隋代《诸病源候论》,书中提到“干廯”的病名,认为其病机:“皆是风湿邪气客于腠理,复值寒湿,与血色相博所生。”提出风邪夹杂寒湿的病机。至金元时期,火热之毒趋于发展,其代表著作为《刘完素医学全书》,载:“人之疮肿,因内热外虚所生也,为风湿之所乘,则生疮肿。”及元《卫生宝鉴》载:“脾肺风毒攻冲,遍身疥癣痒痛。”而明清时期,对于银屑病的认识又有进一步的发展,明代王肯堂的《证治准绳·疡医·诸肿》:“遍身起如风疹疥丹之状,其色白不痛,但搔痒,抓之起白疕,名曰蛇虱。”清代《医宗金鉴》指出白疕:“固由风邪客皮肤,亦有血燥难荣外。”至此,对于银屑病的病因认识包含外邪、内因。现代中医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对其病因病机进一步阐述,其中以赵炳南、朱仁康等为代表,逐渐形成血热、血瘀、血燥中医辨证体系。吴光炯认可该辨证体系,但在其基础上有新的认识,吴光炯认为银屑病的病位主要在于皮肤,涉及脾肺两脏。其发病是因风、湿、热毒互结,脏腑功能失调而成。主张从风、湿、热三邪入手,从“风”治、从“湿”治、从“热”治。其中湿邪是导致其迁延不愈的关键,贯穿疾病始终,因而治湿是其关键。
 
杨某某,男,53岁。2018年5月11日首诊于贵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诉发现银屑病1年多,加重伴身痒1月余。1年多前,患者于当地河中游泳后,身体出现皮疹及大小斑块,逐渐弥漫至头颈部、四肢等,伴有瘙痒,被贵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皮肤科,诊断为银屑病,予中药内服、外洗等治疗(否认激素治疗史),症状迁延不愈。症见:头颈、躯干、四肢泛发型红斑疹,伴有脓疱、脱屑样改变,身痒难忍,汗少,饮食可,二便调,舌红苔薄黄,脉滑。
 
诊断:(湿热内盛型)银屑病。
 
治则:祛风清热,利湿解毒。
 
方药:予甘露消毒丹加减,茵陈15g,黄芩10g,薄荷10g(后下),射干12g,栀子10g,石菖蒲15g,连翘15g,金银花15g,滑石30g(包煎),白蔻仁3g(后下),蝉蜕12g,露蜂房15g,苦参15g,神曲10g。共10剂,水煎内服,每次200mL,每日3次。
 
5月25日二诊:自觉皮肤瘙痒症状改善,全身皮疹仍未消退,口干,舌暗红苔黄腻,脉滑。辨为湿热病毒侵犯气分、血分,而出现气血两燔证。治则为清热解毒、凉血散血。治以清热解毒凉血。处方为清瘟败毒饮加减,方药为黄连6g,黄芩10g,水牛角30g(先煎),生地黄20g,牡丹皮10g,赤芍15g,生石膏30g,连翘15g,炒栀子10g,知母12g,淡竹叶12g,露蜂房15g,蛇床子15g,杏仁12g,桔梗12g,甘草9g,大枣10g。共10剂,水煎内服,每次200mL,每日3次。
 
6月6日三诊:皮肤斑疹及瘙痒症状持续改善,舌淡红,苔黄,予四妙勇安汤合萆薢渗湿汤加减,方药如下:当归20g,玄参20g,金银花20g,川萆薢12g,独活15g,黄柏10g,赤小豆30g,露蜂房15g,泽泻15g,薏苡仁30g,蛇床子15g,赤芍20g,生地黄20g,甘草9g。共10剂,水煎内服,每次200mL,每日3次。此后患者多次就诊中医门诊,辨证施治。至10月19日,患者再次复诊时,全身斑疹基本消退,无皮肤瘙痒不适,舌燥,脉细,予当归饮子加减,养血润燥。嘱患者少食冰冷及辛辣食物,如有复发及时就诊。
 
按吴光炯认为银屑病的病机为风、湿、热毒互结,邪留卫、气、营、血分。其辨证思想来源于温病学,卫气营血辨证。从发病的阶段不同,早期卫气同治;中期气血共清;晚期养阴顾护脾胃。而银屑病之所以迁延不愈,是因为邪伏血分,故中期气血共清为治疗的重点,吴光炯选用清瘟败毒饮加减治疗,中病即止,兼顾养阴护胃。
 
患者主诉:“发现银屑病1年余,加重伴身痒1月余。”就诊时全身红斑疹,伴有脓疱、脱屑样改变,身痒难忍,舌红苔薄黄,脉滑,表明疾病仍存在表证,风、湿、毒蕴结于气分阶段,故应祛风清热,利湿解毒,表里同治。方选甘露消毒丹加减,方中金银花、连翘、薄荷、射干疏风清热;茵陈、黄芩、栀子、滑石、苦参清热利湿;石菖蒲、白蔻仁化浊除湿;配伍蝉蜕、露蜂房增强祛风清热止痒之功效。神曲顾护脾胃。全方合用,可祛风除湿,兼清卫、气分热。患者初诊予祛风清热利湿治疗后,身痒改善。但患者病程日久,湿热病毒侵犯气分、血分。二诊选用清瘟败毒饮加减治疗,该方由黄连解毒汤、白虎汤、犀角地黄汤合方而成。清热凉血解毒之功著,可清气、血分热毒,配伍甘草、大枣调和诸药,防苦寒太过伤脾胃。三诊继予清血分伏邪,调肝肾、顾脾胃为原则,予四妙丸合萆薢渗湿汤、当归饮子等方剂治疗。经中药治疗5个多月后,斑疹消退。诊治过程,治“风”“湿”“热”贯穿始终;在不同的阶段,或祛风除湿,或清热利湿,或清热凉血利湿解毒,或健脾渗湿等。谨守病机,随证加减,体现个体化治疗原则。(黄瑞峰 徐月芳 贵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Tag标签: 银屑病(43)

上一篇:李凤仙运用卫气营血理论辨治银屑病经验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

栏目推荐

中药常识 保健验方 中药方剂 药膳食疗 穴道疗法 中医百科 穴位图解 疾病自诊 中医保健 医学图谱 医学书籍 药物手册 药酒秘方 自然疗法 性爱秘籍 运动健身 男人健康 饮食健康 求医问药 疾病专题 本草纲目 增高秘方 美容秘籍 减肥秘籍 奇方验方 疾病大全 中药方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