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螵蛸汤源自于《本草衍义》治遗尿

中医药方网 www.piccc.com 发布时间:2018-11-07
病案一
 
陈某,男,10岁,学生,2016年8月15日初诊。其父代述,患儿自出世至今,夜间尿床,每夜发作。曾寻中西医医治,效不显。查患儿神志清楚,精力杰出,发育正常,养分可,心肺功用正常,舌淡苔白,脉纤细。辨证为肾精亏虚,治则补肾止遗,方用桑螵蛸汤加减:桑螵蛸,红参,茯神,煅龙骨,醋龟板,炙甘草大枣,水煎服,每晚睡前1剂。7天后复诊,患儿服3剂后即见效,近4天未再尿床。查舌淡苔薄白,脉沉。继服7剂稳固效果。后随访未再发作尿床现象。
 
病案二
 
李某,男,13岁,学生,2018年7月25日初诊。其父代述,患儿重复夜间尿床10余年,曾先后去多家医院诊治,不见好转。遂来诊治。查其发育正常,神志清,精力可,纳食可。依据以往经历,考虑患儿为稚阴稚阳之体,肾精没有足够,不能束缚水液所造成的。医治以调补心肾、缩尿止遗的桑螵蛸汤、缩泉汤等加减医治。处方:桑螵蛸,红参,茯神,龙骨,醋龟板,山药,益智仁。水煎服,每日1剂,共服用16剂。病况重复,不见好转。2018年8月15日五诊:具体诊察患者,患儿心烦、多动,自述夜间多梦,舌尖红,两脸颊部有白色斑。细思之,该患儿较以往所治患儿年纪偏大,开学后即上初一,需住校,思虑较重,七上八下。患儿脸颊部有白,民间有言此为蛔虫斑(当然该患儿从不便过蛔虫)。遂想到能否用乌梅汤一试。处方:乌梅细辛,肉桂,红参,熟附子干姜黄连黄柏当归桑螵蛸。水煎服,每日1剂,共5剂。8月20日六诊:患者祖父述,患儿服药期间,前2天仍尿床,后3天未再尿床,方药效果已显现。守方继服5剂。8月27日七诊:患儿未有尿床。按以往经历,暂停用中药汤剂,改用芪参益气滴丸,每次3丸,每日3次。8月31日八诊:患儿病况复发,服用药丸期间,每晚仍尿床。遂仍用乌梅汤加桑螵蛸医治。9月7日九诊:患儿未再尿床。守方嘱患儿隔日1剂。7剂后停药,至今未再尿床。
 
讨 论
 
桑螵蛸汤源自于《本草衍义》,原为散剂,方药组成:桑螵蛸远志菖蒲、龙骨、人参茯神当归、龟甲各一两(原文),为末,夜卧人参汤调下二钱(原文),主治心肾两虚所造成的的尿频遗尿遗精等。方中桑螵蛸甘咸平,补肾固精止遗,为君药。龙骨收敛固涩、安神定志;龟甲益阴潜阳,为臣药。人参大补元气,茯神宁心安神菖蒲善开心窍,远志安神定志,当归补心养血,为佐药。诸药合用,共奏交通心肾,补益气血,涩精治遗之效。
 
病案一的患儿神志清楚,精力杰出,无心神恍惚、健忘等心症,故减去菖蒲远志当归等养心、安神、定志之药。加大枣、炙甘草补益后天脾胃,以助先天固涩之功。《成便利读》云:“凡小儿睡中遗尿,亦属肾虚而致。桑螵蛸补肾固精,同远志入肾,能通肾气上达于心……龙与龟皆灵物,一则入肝而安其魂,一则入肾而宁其志。以肝司疏泄,肾主闭藏,两脏各守其职,宜乎前证皆瘳也。”
 
乌梅汤源自乌梅丸,是《伤寒论·厥阴篇》医治蛔厥的代表丹方。乌梅汤医治小儿遗尿,是以药定方,以方推证。乌梅汤药物组成者乌梅细辛干姜黄连当归,炮附子,蜀椒,桂枝人参黄柏,共10味,方药组成寒热错杂。君药乌梅,味酸涩,性平,归肝、脾、肺、大肠经,具有敛肺、涩肠、生津、安蛔的效果。《本草经疏》曰:“梅实,即今之乌梅也,最酸。”《本草经疏》曰:“热伤气,邪客于胸中,则气上逆而烦满,心为之不安。乌梅味酸,能敛浮热,能吸气归元,故主下气,除热烦满及安心也。”可见乌梅在验案中至少起两种效果:第一是酸涩收敛,止遗尿。第二是生津除烦,清虚火。肾司二便。天黑遗尿,必是肾亏之证。
 
病案二的患儿天黑遗尿10余年,应是肾气亏虚较甚,肾阳缺乏,单纯用桑螵蛸、龙骨、龟甲、山药等甘平补肾之品已难见效,须是大辛大热之附子、肉桂、细辛干姜等药方能建功。人参补中益气,既助肾阳,又固摄精气,医治恶疾,当不可少。当归甘润,入肝养血,伤寒论中专属厥阴经药。桑螵蛸甘咸平,补肾固精治遗。患儿心烦、多动,自述夜间多梦,舌尖红,这是心火旺之证。《成便利读》论遗精时说:“夫遗精一证,不过火其有火无火,真假两端罢了。有梦者,责相火之强,当清心肝之火,病自可已;无梦者,属肾虚不固,又当专用补涩,以固其脱。”遗尿亦同理。所以乌梅丸中的黄连黄柏在此清心肝之火。如此则寒热并用,心肾相交,共奏涩精止遗之效。(唐东一)
Tag标签:

上一篇:小儿遗尿 缩尿止遗为大法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