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子光治肝病 认为肝主藏血能涵养肝气濡养肝目经筋为经血之源

中医药方网 www.piccc.com 发布时间:2022-05-09
国医大师郭子光临证60余载,学识丰厚,精于内科,旁及男科、妇科;论病见解独到,每有奇效,尤善从肝调治血液科、妇科、男科等科疑难杂症。郭子光认为临证杂病亦不能拘于治肝一法,应重视五脏同调,遵张仲景:“观其脉症,知犯何逆,随证治之”之要旨,方能取得好疗效。现总结其经验,简述如下。
 
经验运用
 
郭子光在治疗一些疑难杂症时,善于根据具体病机的不同,考虑从肝论治,以期兼顾。具体思路多从肝郁、肝气、肝火、肝风三纲一源,肝用失常,肝体失养以及肝经循行部位等方面辨证,具体如下。
 
三纲一源生理上,肝主疏泄,疏通畅达全身气机;又主藏血,贮藏、调节全身血液和防止出血。同时肝主气化,《读医随笔》谓:“凡脏腑十二经之气化,皆必藉肝胆之气以鼓舞之,始能调畅而不病。”肝调畅全身气机,为气化之萌芽,兼阴阳之体用,合刚柔之德。病理状态下往往表现为犯及上下左右,欺强凌弱,涉及郁结本脏、上扰心脑、下迫肾脏、横乘中宫、流窜经络等特点。
 
郭子光临证重视“气机不疏先治郁”,尤其是疑难杂症,多病程迁延,虚郁互见,如单补其虚,不疏其郁,则愈补而愈塞,故应以疏郁为先,而后言补,病易向愈。郭子光认为治无形之气郁自当调气,而治有形之实邪阻滞亦当调气。调气即是调肝,肝气调达,则气顺血和,升降有常,脏腑协调,脾胃因之而能纳能化,气血因之而能生能长,此治郁即寓治虚之意。郭子光对王旭高治肝三十法有颇深研究,早在1993年就撰文《运用王泰林治肝法的临床体会》,谈到从柔肝法治肝气、养肝法治肝风、温肝法治肝火的问题。
 
肝用失常郭子光认为肝用失常,主要体现在不及和太过两方面。具体又当从气血阴阳来辨证,如肝用失常常表现为肝气郁滞、肝气横逆、肝阳不升、肝阳上亢、肝血失养、肝阴不足、肝风内动等证。郭子光喜用越鞠丸、四逆散等轻清解郁而使肝性调达;或用补中益气汤、薯蓣丸等健脾益肝以助肝疏泄;或用八珍汤、四物酸枣仁汤等养血以助肝体。肝用太过时,郭子光或用青黛散、犀角地黄汤等清解肝热,以缓其疏泄太过;或用天麻钩藤饮、镇肝息风汤等平其肝阳过亢。
 
针对肝阳不升证,郭子光认为“肝为将军之官,有如熊罴之任劳。如劳倦太过,气精暗耗,肝阳亏损,阳刚之气升发不足,不能充筋以任劳,则怠惰乏力矣……治当振奋肝阳,补益气精,用自拟四仙解乏方(仙茅、仙灵脾、仙鹤草、威灵仙、人参、熟地、麻黄)多能取效。”此外郭子光善于从肝主疏泄角度,论治血液系统疾病,常以血液成分的赤白定在气还是在血,如对红细胞、血小板增多或减少,治疗以血分为主,兼顾气分;对粒细胞、淋巴细胞等白细胞的病变,则从气分论治,而兼顾血分。如郭子光从清肝凉血、平其疏泄角度,诊治一原发性血小板增多症患者,三诊而血小板维持正常;另一原发性巨球蛋白血症患者,郭子光辨为气分疏泄太过,血分濡养不及,治以凉肝与疏肝并重,养血与活血兼施,半年后患者精力充沛,基本情况良好,血瘀癥瘕基本得到纠正。
 
濡养失职郭子光认为肝主藏血,能涵养肝气、濡养肝目经筋,为经血之源,同时肝肾同源,为人身血液合成的重要源头之一。肝藏血失职,易于引起肝气涵养不足,肝阳过亢之证;目及经筋濡养不足,易于出现干眼、疲乏等症;经血乏源易于出现闭经,月经减少等症;人体血液合成不足易于出现贫血,血小板减少等血液系统疾病。
 
肝经循行肝经循行路线较长,从头至足,纵贯全身,涉及许多组织器官。这些特定的部位及组织器官成为肝在生理状态下的功能体现和病理状态下的病变反映。循行所过,主治所及,郭子光认为肝经循行线上的多种疾病,如甲状腺腺瘤、乳腺增生、肝囊肿、胆囊息肉、卵巢囊肿、子宫肌瘤、前列腺增生等,都可从肝论治。
 
典型医案
 
何某,男,64岁,2012年3月4日初诊。患者诉1月前不明诱因出现腹胀欲解便,虚坐努责,每日二十余次,痛苦异常。入住某医院治疗,查出为“冠心病,完全性右束支传导阻滞、萎缩性胃炎”等,经综合治疗,大便症状缓解不显,遂来郭子光处就诊。刻诊见胸闷、心累、气短乏力突出,上三楼必须歇息一次,口苦、咽干不欲饮,头目昏眩,略有恶心欲呕之感,腹不痛,略胀满不舒,一日如厕20余次,有几次能解出少量干便,但多虚坐努责。饮食尚可,小便正常。形体偏瘦,面色萎黄少华,神情抑郁苦闷,腹软无压痛,四肢无浮肿,舌质淡,苔白润中淡黄,脉弦缓而弱。
 
辨治:此为患者久病,虚郁互见,枢机不利,开合失序,胆胃升降失常所致。
 
治则:气机不疏先治郁,方拟小柴胡汤加味治之。
 
方药:柴胡18g,黄芩15g,法半夏15g,党参30g,炙甘草5g,生姜15g,大枣15g,黄连3g。5剂,1日1剂,水煎2次兑匀,分3次服。
 
1周后患者前来复诊,自诉上方服完5剂,1日2次干便,胃肠已无不适,其余症状也有改善,希望继续调治心脏疾病云。
 
按虚坐努责一证,首见于《丹溪心法·痢》,其表现为时时欲便,但登厕努挣而不排便。前人大多认为本证属虚证便秘,为气虚无力推动或血虚肠腑失于濡润所致。多治以益气升阳或养阴活血之剂,如补中益气汤、升阳益胃汤、桃红四物汤等。而郭子光认为本案患者郁虚均较甚,气机不疏先治郁,故先治以小柴胡汤加减,效如桴鼓。(杨健坤  冯全生  成都中医药大学)
Tag标签:

上一篇:肝热痰瘀交结而发病 治以清肝活血化痰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感兴趣

栏目推荐

中药常识 保健验方 中药方剂 药膳食疗 穴道疗法 中医百科 穴位图解 疾病自诊 中医保健 医学图谱 医学书籍 药物手册 药酒秘方 自然疗法 性爱秘籍 运动健身 男人健康 饮食健康 求医问药 疾病专题 本草纲目 增高秘方 美容秘籍 减肥秘籍 奇方验方 疾病大全 中药方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