肝癌中医治疗 顾护正气扶本 对毒血的瘀聚软坚散结 应用咸味药

中医药方网 www.piccc.com 发布时间:2022-03-22
•肝癌的治疗,同样要掌握好肝体阴用阳的关系及癌瘤局部和整体的关系,清解毒邪不可过大过猛以防伤肝,化解肝郁也不可太过以免伤肝体。
 
•肝癌治疗重点有三:一是顾护正气扶本;二是对毒血的瘀聚不可硬攻,可软坚散结;三是应用咸味药如鳖甲、龟板、海藻等,可抑制肿瘤新生血管生长发育。
 
肝癌属于中医学癥瘕、积聚、癥癖、肝著、癖积、肝积等范畴。我国是肝癌的高发地区之一,因其起病隐匿,转化迅速,预后凶险,治愈率低,所以被称为“癌中之王”。中医药治疗肝癌,在清除积邪的同时,重在整体调节人体正气及阴阳的相对平衡,以破坏癌瘤生存、生长的温床,从而达到正气充实、正能胜邪的目的。
 
肝癌的成因
 
从中医理论分析,肝癌的形成与发展是一个复杂的过程,是多脏腑、气血津液以及内积毒、痰、湿等各方面长期失常、郁积的结果。其具体的发病原因主要包括以下几方面。
 
乙型肝炎
 
流行病学及实验室研究表明,HBV(乙型肝炎病毒)持续感染是肝细胞癌变的起始因子,HBV蛋白有促癌变的作用。这就表明了HBV是形成肝炎、肝硬化、肝癌的基础病毒,临床常常会出现乙肝病毒携带者、急性乙型肝炎、慢性乙型肝炎、肝硬化、肝癌的递进式发病过程。但也有乙肝病毒携带者直接发展为肝硬化或肝癌,以及慢性乙型肝炎直接发展为肝癌的情况。由此可见,提前抑制、消减、清除HBV是关键,目前还没有清除它的特效药,西药的抗病毒药要多年不停服用,即便如此也不会完全消除。中药有抑制、消减HBV的作用,完全消除HBV虽有个例报道,但尚缺少完整系统的总结。这种血液传染的HBV虽然可以通过注射乙肝疫苗进行预防,但还需要人们讲卫生、加强防护。另外,丙肝病毒也是通过血液传染,其发病也和乙型肝炎一样,但导致肝癌为数不多。
 
肝硬化
 
肝癌患者中80%~90%合并有肝硬化,这其中绝大部分是乙肝、丙肝病毒所致肝硬化,其他原因致肝硬化皆可能转为肝癌,比如酒精性肝硬化、脂肪肝后肝硬化、自身免疫性肝硬化、药物性肝硬化等。据统计,每年约3%的肝硬化患者转变为肝癌。
 
情志不畅
 
经常心情郁闷不快或生气急躁,导致肝气逆郁,郁而化火。内积肝火一则暗耗阴血,二则火积成毒,三则乘制脾土致少食脘胀、水湿内停,肝内火湿毒与肝血相搏结,即会蕴结成瘤。
 
长期饮酒
 
经常大量饮酒,过食肥甘厚味,形成湿浊内积,日久化为湿热毒与肝血相搏结而成瘤,如遇到乙肝、丙肝病毒携带者,致成肿瘤更快。
 
肝癌的审因治疗
 
审因是审其发病的根本原因,在“治病求本”的原则下,必须审其本与标在肝癌病变中的不同变化,才会更好地应用“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的指导思想。就肝癌来说,人身的气血、阴阳是本。肝癌发病过程中,本、标错综复杂,在标得以缓和时抓紧治本,即是“缓治其本”,但如果标治不好,又会加重本,所以应适当采取标本兼治的方法。肝脏中的阴阳、气血、津液的亏虚或功能的异常是导致肝癌产生的基础,这是“本”的一方面。肝癌的发病过程中标的展现是复杂多变的,有时会导致病情严重恶化。如肝性昏迷、上消化道出血、右上腹剧烈疼痛、肝癌结节破裂出血、继发性肺部感染、肠道感染、败血症等都是病情严重甚或致死的标症。另外,肝癌转移最多见的是肺,其次是肾上腺、骨、肾、脑、淋巴结等,这些转移病灶又给治疗增加了难度。形成标症的几个方面如下:
 
1.正不胜邪是肝癌发病的主要原因,或肝阳虚、肝阴虚,或阴阳俱虚,或肝气虚、肝血虚,或气血俱虚,或肝郁或脾虚等,皆是正不胜邪的基础。
 
2.内邪交结积聚又是形成肝癌的重要原因,或是气郁、血瘀、痰凝、湿浊、湿热、火郁热毒等,都是邪气致病的标证。
 
3.内邪热毒是肝癌治疗的难点,因肝主藏血,即肝有储藏血液和调节血量的作用,乙肝、丙肝病毒皆是通过血液传入肝脏而形成血中毒邪,这易进难攻的乙肝、丙肝病毒成为肝癌的难治点。
 
中西医治疗癌症各有侧重,西医重视肿瘤瘤体,通过手术切除、介入疗法、消融、放疗、化疗等,意欲消灭或控制肿瘤,治疗的同时导致了白细胞下降、贫血、饮食不下甚至脱发等,可以说是一种祛邪伤正的治疗。而中医治疗则是整体调整,扶助正气、调节阴阳平衡以破坏肿瘤发生和生长的温床,温床削弱,邪气被消减,从而达到正能胜邪的目的。西医将肝癌分极早期、早期、中期、晚期、终末期。笔者治疗肝癌注重审因治疗,大体分三期:初期以气、毒、血瘀等邪实为主,肝阴、肝气并未大伤,宜祛实为主;中期气、毒、血积聚较重,肝阴、肝血、肝气大伤,宜祛邪扶正并举;后期气、毒、血积聚未解,气、阴、血极度亏衰,治宜柔肝阴、益气血,扶正为主。对于手术、介入、放化疗后患者,更是气阴血大伤、出现极度贫血、白细胞下降、饮食不下、体重下降等,宜先补后天、益脾胃扶正为主。
 
自拟“肝癌要方”的应用
 
笔者自拟“肝癌要方”,多年临床实践证明此方对肝癌的治疗确有一定功效,现将其分析、归纳、整理,以更好地运用于临床。
 
“肝癌要方”组成:鳖甲30g(先煎),蚤休15g(先煎),虎杖15g,太子参15g,山慈菇6g,半枝莲30g,郁金15g,香附15g,当归15g,川芎15g。
 
方解:肝癌发病多为邪毒(如乙肝病毒、丙肝病毒)日久化火,火毒瘀聚气血而成癌瘤。所以方中以蚤休、虎杖、山慈菇、半枝莲凉血解毒。瘤体的产生与发展主要依靠新生血管的通达润养,因此要抑制癌瘤的生长,清除破坏新生血管是关键。方中选用大剂量鳖甲、郁金、香附、山慈菇,以软坚散结,破坏瘤内新生血管。患癌瘤日久必耗损气血,病在血分,伤在气分,瘤在局部,却伤及全身,因此治局部实邪,必顾及全身,所以方中太子参、当归、川芎既柔润肝体,又益肝气。诸药配合,共奏软坚散结、凉血解毒、柔肝益气之功。
 
用法:水煎服,日1剂,先煎鳖甲、蚤休30分钟,后煎诸药,连煎2次,所得药液混合后,分上午10时及晚上睡前2次服用。可根据病情连服2~3个月,病情稳定后,去山慈菇,其余药共研细末,装入胶囊,每日口服3次,每次3~4粒,可连服1年。
 
加减:如少食脘胀,舌苔白腻,可加莲子肉20g、白术15g、枳壳12g、砂仁5g、麦芽15g;肝区胀痛,可加延胡索12g、佛手12g、川楝子12g、白芍15g、甘草12g;口干苦、便干,当归可用至30g,加生地黄30g、枸杞子20g、山茱萸20g、玄参12g;气短、周身无力,可加黄芪15g、黄精15g、山药20g、无柄赤芝15g;腰膝酸痛、头痛头晕,可加川续断20g、桑寄生20g、枸杞子20g、菟丝子20g。
 
案一:
 
张某某,男,62岁,山东省齐河县农民,2004年6月3日初诊。患者15天前在某市人民医院查出原发性肝癌,有乙肝病毒8年,CT检查示:肝右叶占位多个,最大肿瘤8.5cm×4.8cm×4.7cm,AFP(甲胎蛋白):985.2ng/L。当地医院嘱不能进行手术。
 
刻诊:消瘦明显,面色萎黄,不欲饮食,每次只能进食半碗稀米粥,整个腹部胀满,双下肢浮肿,周身无力,食后恶心欲吐,大便2~3天1次,量极少,小便黄,舌质暗、苔薄腻色白,脉沉缓无力。
 
病机:脾胃亏虚为本,气血毒结为标。
 
治则:健脾和胃治本,兼以解毒软坚治标。
 
方药:醋鳖甲30g(碎,先煎),郁金12g,香附15g,蚤休15g(先煎),虎杖15g,半枝莲30g,当归12g,川芎12g,党参15g,枳壳12g,炒白术15g,砂仁5g,丹参30g,竹茹10g。10剂,水煎服,每日1剂,分2次服。
 
6月14日二诊:药后腹胀、恶心减轻;进食量增,前方加炒山药20g、莲子20g。10剂,水煎服,每日1剂,分2次服。
 
6月29日三诊:药后各症状减轻,每顿饭能进食半个馒头,前方去竹茹、砂仁,加壁虎10g。30剂,水煎服,每日1剂,分2次服。
 
9月10日四诊:药后各方面良好,体重已增加5kg。B超示:肝内占位多个,最大8.0cm×4.9cm×4.7cm,仍按原方服用2个月后,嘱隔日服1剂。
 
2009年8月,其子来电话反馈,其父用药后一切很好,再未用任何药品,今年春季因琐事生气,病发住院,3个月后身亡。
 
按该患者完全应用中药治疗。患者有乙肝病毒史8年,CT查出肝右叶占位多个,最大的8.5cm×4.8cm×4.7cm,甲胎蛋白:985.2ng/L。审其脉症,肝脾亏虚为本,气血毒瘀为标。所以采取标本兼治法,首诊服药10剂,症减食增,三诊时各症皆减轻,每顿能食半个馒头,这说明肝脾之虚大有改善,所以又加入全蝎以解其毒,前后应用中药治疗3个多月,后因经济条件未能坚持治疗。该患者带瘤生存5年之多,也说明了本案审因正确,治疗恰当而取效。鳖甲的应用都是研成粉末一起水煎,这样能更好溶出其有效成分。
 
案二:
 
孙某,男,59岁,山东省夏津县新圣店农民。1997年3月8日初诊。少食恶心20天,有乙肝病史4年,近20天来不欲食,食后恶心欲吐。生化检验:HBSAg(乙型肝炎表面抗原)小三阳,谷丙转氨酶87,B超示肝内占位,某市级医院诊为肝癌后期。诊时:不欲饮食,食后恶心欲呕严重,胃脘胀满,周身明显消瘦,气短无力,双下肢浮肿,腰背胀痛,少寐多梦,头痛以头顶及双太阳穴痛重,有热感,大便干,1~2日1次,小便正常。舌红,苔薄白,脉沉细弦。
 
病机:热毒瘀聚,脾胃气虚。
 
治法:清解热毒,软坚散结,健脾和胃。
 
处方:鳖甲30g(先煎),郁金12g,香附12g,当归12g,川芎12g,蚤休12g(先煎),山慈菇12g,虎杖15g,半枝莲30g,砂仁5g,枳壳12g,垂盆草20g,白术15g。8剂,水煎服,每日1剂,分2次服。
 
3月17日二诊:药后食欲好转,胃脘胀消除,仍头痛,腰背胀痛明显,前方加枸杞子20g,莲子肉20g,川断20g,桑寄生20g。20剂。4月9日反馈,服药28剂后各症状明显减轻,食欲增,恶心欲呕已消,其他症状皆明显好转,前方继服30剂。4月30日反馈,各症基本消除,3天前在某县医院B超检查示肝内占位仍存,前方继服39剂。6月3日反馈,药后情况良好,体力增加,体重增加,前方继服30剂。
 
7月5日三诊:B超肝内占位仍存,各方面情况良好,已能做些家务,再以30剂,隔日服1剂。
 
2005年9月7日患者儿子因病前来就诊时说,其父经1997年治疗后各方面情况良好,一直未影响生活及轻度劳动,2005年5月因劳累后犯病,经当地医院治疗无效,16天后病故。
 
按该患者完全应用中药治疗,累计服药148剂,带瘤生存8年。患者头热痛、红舌、大便干,这是热毒内结所致,所以选用大量蚤休、山慈姑、垂盆草、虎杖、半枝莲、凉血以解热毒,配合鳖甲及郁金、香附、川芎软坚散结、解郁通达血络,白术、枳壳、砂仁健脾和胃,诸药合用热毒得解,郁闭得控,脾胃得健。这同时说明了中医药治疗肝癌的前景还是比较好的,尚需进一步加强对中医药的开发整理及研究工作,共同去攻克这些难关。
 
心得体会
 
肝癌的治疗,要掌握好肝体阴用阳的关系及癌瘤局部和整体的关系,清解毒邪不可过大过猛以防伤肝,化解肝郁也不可太过以防伤肝体。尤其肝癌后期,正气极度虚弱的情况下,更要注重扶正的治疗。如气虚重者可加用人参、黄芪、无柄赤芝、黄精之类,阴血亏明显者可加用熟地黄、山茱萸、山药等,阳虚明显者可加入菟丝子、巴戟天、肉苁蓉等。
 
肝癌治疗大体可分三期进行药物的配伍加减及剂量的调整。初期毒血瘀聚为主,气血尚好;中期毒血瘀聚未除,气血已伤;后期则是毒血瘀聚仍存,气血大伤,或在手术后、放化疗等方法治疗后,气血津液耗伤严重的情况下,更要注重正气的调整。
 
适当应用西药以补充生化检验指标的异常,或及时纠正水电解质紊乱以防肝性脑病的出现,也是非常重要的。严重的局部痛及严重的腹水,可以适当应用止痛药及利尿药。
 
肝癌情况复杂,变化多端,需在认真审因的情况下主攻重点。笔者认为该病治疗重点有三:一是顾护正气扶本,这个本非常重要。二是毒血的瘀聚,不可硬攻,可要软坚散结。三是设法化解,应用咸味药如鳖甲、龟板、海藻等可抑制肿瘤新生血管的生长发育,以消除供养癌瘤之源。(王玉生 山东省德州市中医院  邱奕霏 北京弘医堂中医医院)
Tag标签: 肝癌(63)

猜你感兴趣

最新推荐

栏目推荐

中药常识 保健验方 中药方剂 药膳食疗 穴道疗法 中医百科 穴位图解 疾病自诊 中医保健 医学图谱 医学书籍 药物手册 药酒秘方 自然疗法 性爱秘籍 运动健身 男人健康 饮食健康 求医问药 疾病专题 本草纲目 增高秘方 美容秘籍 减肥秘籍 奇方验方 疾病大全 中药方集